这是一份自永远至永远都可能第二次出现的策展方案,以星辰冰块作始,以记忆根除为终,以家族为经纬,以孤独为主轴,以无常为调味,以繁衍为节气,以爱情为药引,以场景为形式,以百年为轮回,以消失为宿命。

 

想象孤独的10+N种方式——中国美术学院版画系艺术展

开幕时间:2014年10月17日15:00

开墓地点:天鸿美和院艺术中心二楼

展期:2014年10月17日-10月31日

策展人:安奇

指导老师:高士明、佟飚

参展艺术家:版画系第一工作室

 

主办方:中国美术学院、天鸿地产

承办方:中国美术学院版画系、天鸿美和院文化艺术发展中心

学术支持:

中国美术学院跨媒体艺术学院

中国美术学院媒体城市研发中心

中国美术学院视觉中国

 

展览主题

“只有通过时间,才能征服时间”。在这“百年”之间,马尔克斯孕育了一个不被时间和空间所框限的世界;在这片“马孔多”土地上,启蒙与反启蒙、新世界与旧世界、文明史之间的倒错,弥散出一整个家族的孤独命运本质。

当耶稣复活时,混沌初开的世界里同时浮起一个又一个的气泡,每一个气泡中的图景都是一个世界的可能性。随着耶稣的选择,气泡依次破裂,仅留下的唯一成为了当下新世界。而整个《百年孤独》呈现的,正是在选择之前的那无数个气泡并置的所有可能性的集合。在这集合中,时间轮回重复,家族名字混杂雷同,命运类似循环。布恩迪亚家族的命运,一开始就已经在吉普赛人的羊皮纸上写定:从第一代“猪尾巴”的预言到最后一个被蚂蚁吃掉的“猪尾巴”女孩。“我们所称的开端往往就是终点,而到了终点就是到了开端”。生命,自始至终都是一场徒劳。上校制作(不完)的小金鱼、阿玛兰妲缝制(不完)的寿衣,都只是这场“徒劳”的降落坪。一百年里从创始到末世的盛衰演变,不过是循环往复的历史。无论如何挣扎,这个家族似乎都逃不掉最终被从大地抹除的命运。

这个无法被改写的命运,并不是为求悲剧效果而刻意留下的结局。对马孔多而言,自由党与保守党之间的战争与香蕉公司的纠纷是导致最终毁灭的决定性因素。“为文明而战”的党派战争,并没有为马孔多获得真正的文明。同样,香蕉公司的资本入侵、罢工与屠杀都直接地激化了马孔多人与文明世界的冲突。马孔多所遭受过的无休无止的暴力和悲剧,是延续了数百年的不公正和难以计数的痛苦的恶果,这样的“不公正”才是孤独的命运无法被改写的症结所在。这不是一页纸上的文学表现,而是整个拉美的现实。

这次的《想象孤独的10+N种方式》是一次画展。由版画系的10个同学,分别对应《百年孤独》的文本前十章节,进行独立创作。书中每个人物均有10种根据不同理解所形成的形象,因此书中每个人物都拥有一个“相似家族”,这也进一步加剧了个人感的孤独。而个体与个体的荒谬孤独叠加,膨胀成了整个家族与国家与洲与第三世界的孤独。这次展览采用图文分离的方式进行“阅读图,凝视文。”,版画在案桌,文字在墙上,形成呼应。图不仅仅是文字的阐释,文字也不再是图像的注脚。

马尔克斯的手稿最后提及:孤独的文字,已被写透;而他更想看到的,是另一种孤独的图像。

 

展览结构

1. 镇上来了马戏团

吉普赛人的到来,意味着给田园牧歌式的马孔多带来了知识、启蒙、新发明……随后接踵而至的赌场、妓院、邮局、电话局、火车似乎给马孔多增加了一层现代色彩,但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马孔多的原始与封闭。在这里,启蒙与反启蒙、新世界与旧世界、文明史间的倒错,诠释了孤独,这也是拉丁美洲现状的象征。与其说吉普赛人是启蒙者不如说是马戏团,他们带来了杂耍、诙谐与反衬的矇昧。

2. 爱是瘟疫

整个家随着人丁兴旺而渐渐春暖花开,充满了玫瑰的味道。在马孔多,在这片沼泽地的边缘,生命力如此旺盛,情欲只是随意挥发的汗水,相爱不需要理由。于是爱开始蔓延,就如同一场瘟疫,极具传染力也足够致命。当爱掉入这座镜子之城,就如同掉入孤独的黑洞,也被立刻回收。爱没有为马孔多人带来温暖、美好与希望,而是把每一个个体都拽入更深的孤独宿命中。爱是一场狂乱的欢宴,繁殖着放肆与病态,这是一个苦苦挣扎也逃不过——一个世纪以来第一个在爱情中孕育的生命,将会带有“猪尾巴”——的预言。

3. 死亡与繁衍

从故事第六章节开始,布恩蒂亚家族出现了第一个人物的死亡(阿尔卡蒂奥被枪决),于是紧接着海员、老何塞的死亡接踵而至。虽然依然繁茂的家族生命树仍在撒开新的枝叶。可是毕竟生理与心理的衰亡,快过新生,一个一个个体的死亡似乎也就预示了最后整个家族的从大地根除的命运。

4. 血腥狂欢节

发动了三十二场起义,逃过十四次暗杀、七十三次伏击和一次枪决,最终却也没有走到那应许之地。越是身陷这场永无休止的战争的恶性循环中,就越觉得是在原地打转,越发不知道为何而战、如何而战、要战到何时。“我们打了这么多年仗,一切只不过是为了别把我们的房子涂成蓝色。”或许他们的初衷是他们为了一个“乌托邦”,一个新型的、锦绣般的、充满活力的乌托邦。在那里,谁的命运也不能由别人来决定,包括死亡的方式,在那里,爱情是真正的爱情,幸福有可能实现……可这一切,在被注定的羊皮卷命运的映衬之下,都只被点缀成了一场迅速被遗忘的狂欢。

未来的单元:5. 公司(香蕉公司)……

因为可以预料这座镜子之城——或蜃景之城——将在奥雷利亚诺.巴比伦全部译出羊皮卷之时被飓风抹去,从世人记忆中根除,羊皮卷上所载一切自永远至永远不会再出现,因为注定经受百年孤独的家族不会有第二次机会在大地上出现。

部分展出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