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验在继续

 

艺术进入学院,形成了以工作室和画室为传统的教育模式。近年来,随着艺术创作被转称为艺术生产和艺术实践,实验室模式也就成为了艺术学院教育中日益显耀的部分。响应当代生产生活结构的改变,重新勾画工作、劳动、创造性和科学技术实践的关系图谱,这是艺术教育的课程成为实验室的原因之一。

但我们的理解是:艺术不应自限于自革而革新,在实验中求持存,如果艺术是有用的,那么它应该以心灵为旨归,做“为人生的艺术”。艺术和艺术教育的实验既是模式的更新,也是为了开启心灵空间,更新社会想象而执着地反复探寻,由此,我们将这次中国美术学院实验教育展结构为理想、生活和新知这三个部分。因为,“一切艺术实验莫不扎根于日常生活的经验与体悟,在理想的召唤中更新知见,创造新知。”

 

理想

真理只在遮蔽中敞开,而每一理想都在反抗它的形式。

理想从来都不是触手可及的,那可以通过计划达成的,我们称之为目标。但理想也从未自居于云端,逍遥世外,那飘渺而善变的,我们称之为幻想。

理想反抗形式,所以我们在心灵与工作之间往返,一再地开始,我们将这种拒绝即刻生效的投入理解为我们的为人生的艺术。

轻盈,蛛网如何吸附于大地/富春江居图/以艺术的方式集体思考地方性重建。

缜密,夜莺永无疲倦的歌声/日常书写/以学养书,以品立志不在古代的书法。

迅速,蜻蜓一点飞过池塘/有限的知识/远方,行走,体验中即兴的影像。

这是我们的三处课堂,它们容纳并测度了理想的品质,由此成为了实验的艺术教育的形式。

 

生活

教育真正的难题是它必须通过划分了经纬度的地球仪来讲述地理,却要同时明白,在这个无时无刻都在自转的星体上并没有几何的网格存在。忙碌和大海和森林和拥挤,这迎面而来的,就是我们的生活。

它从来不在别处。

认此地为家园,并在此刻向身边的每一个人友好致意,我们相信每一个个人的触动都与群体息息相通。

表情,微笑的瞬间有无量的情感/山水画的可游可居,所以也可化为建筑。

温度,握手表明我们今日的相见/艺术对社会的反身介入是要在切身经验中完成的。

呼吸,个人触动与群体息息相通/从感觉出发解码生活的设计。

这是艺术的三次实践,实验是在实践中的,实验既是对生活确实而真切的经验。

 

新知

门类、学科和专家,在知识日益专业和细分的今天,也许只有艺术还在坚持着它的整全,并以此提醒我们,在教科书之外,另有一种其步骤无法被传授的no-how 的知识。

那么艺术自己又如何被作为知识传授下去?

我们认为,与新闻相比,背诵那些应该被背诵的事物能够为我们带来更多的新知。艺术教育在传统、正典和材料上多费功力,才是引领学生创造出新事物的正途。

解构,没有了原作的临摹,在正典中留出空白页。

转变,传统就是永远在期待着改变的遗产。

剖析,人的创造应该为寻常的材料增加不止于一万种的可能。

重组,让机械的精准和划一呼应想象力的繁复和诗意。

艺术之法在乎实验,实验之法,无有定法。所以,我们的教师同学生一起去发现他们虽然拥有却尚未自知的自由与潜能,这种感受力、想象力和创造力的解放,就是我们所认为的新知。

 

“实验在继续”策展小组

2012.11

 .